摘要: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有很多商业模式出现。竞争的主题也会发生变化。

滴滴张博:跟快的合并后有了新的商业模式-翼动网

腾讯科技讯 3月17日,由腾讯科技与Re/code联合举办的Connector/Smart Future高峰论坛于今天下午举行,美国最富盛名的科技媒体人、Re/code创始人莫斯伯格(莫博士)现身活动现场。

在“智能化出行如何改变人们生活”对话环节,Re/code记者Dawn Chmielewski与莫博士、滴滴CTO兼出租车事业部总经理张博以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进行了对谈。

以下是该对话环节嘉宾精彩观点:

滴滴快的合并后有了新格局

莫博士:合并后滴滴在商业广告上用了跟以前不同的策略?

张博:合并之后,有很多商业模式出现。竞争的主题也会发生变化。希望把出租车市场里的一些顽疾解决掉。

比如信用,之前乘客爽约或者司机爽约不会采取强制措施,因为担心规模。现在则有能力做比较强的管控措施,希望市场更加规范,同时也会在这里面尝试一些盈利模式。

我们研究了广告模式,每天有很多乘客在滴滴上面出行,非常了解他现在的位置。

滴滴一开始向乘客收3块钱

Dawn Chmielewski:滴滴面临这么多的竞争对手,为什么能够脱颖而出?

张博:在乘客端,一开始滴滴向乘客收3块钱,为什么会找乘客收3块钱?是因为过去十年,北京有一个电话叫车平台,乘客打电话叫车是需要付3块钱的。

这个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并且用户已经接受了。所以滴滴一开始认为这个商业模式是可以通的,但在上线第20天就去掉了。因为用户叫车的成功率只有30%,还要为此付3块钱,导致乘客进入速度比较慢。这是在线上部分提升用户体验。

滴滴的线下团队有非常强的执行力,在2012年一个冬天就拉到了几万的司机。很多人工作都非常拼命。

滴滴快的合并能占领更大的市场

Dawn Chmielewski:是怎么促成两个成熟的公司合并在一起的?

朱啸虎:Uber在美国已经很成功,在中国却是全新的事物。之所以两年前投资滴滴,是希望出租车能有标准化的服务,解决运力问题。

促成滴滴快的合并是去年年底的事情,希望在市场上占领更好的位置,当时筹到了很多钱,有7亿多美元的融资。快的那边的马云对此非常感兴趣,当时他是中国首富,他有一个很大的融资的投入。

大家也很清楚,这样竞争不是可持续的事情,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想法。

外来的竞争对手Uber会造成威胁吗?

Dawn Chmielewski:为什么会认为Uber会面临中国官方监管的挑战呢?Uber这样的公司会构成挑战吗?

朱啸虎:环境对大家都是公平的,Uber在世界上和中国都有它的存在空间。但是我们也是在跟Uber竞争,包括在台湾地区等等,我们其实是胜过了Uber的。

我们现在对很多司机也有一些要求,如果你是新来的司机想加入的话,我们有三年驾驶经验的限制,你最好要服务过这个行业等等。

莫博士:滴滴和快的合并在一起,但是故事还没有结束。还有新的竞争对手进来,比如Uber。

朱啸虎:Uber只是一个刚来的竞争对手,我们现在已经积累了很大的优势,我们更了解中国的市场情况,我们提供的也是最好的服务。我们在这儿不断的控制市场环境,我们不希望新的司机不断的涌入来压低市场的价格。

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到了必须改良的时候

莫博士:你们是怎么样通过打车软件,发展自己的同时也帮助和拯救传统的正规的出租车行业?

张博:我感觉出租车行业改良必须到了要改的时候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里有很多“疾病”,比较明显的是,出租车是非市场化的,出租车的供给是被卡死的。

不管市场供给小于需求,还是供给大于需求,它的供给是卡死的,这是一个非市场化的问题,它的价格是被卡死的,不管这个区域是供不应求还是怎么样。

另外还有很多顽疾,比如做的好的出租车司机和做的不好的价格一样,做的好的和不好的出租车公司也一样。所以出租车行业整体改良要推进市场化。

以下为对话实录全文:

Dawn Chmielewski:莫博士和我对你们的服务非常的熟悉,美国你们有一些竞争对手,比如说Uber,首先介绍一下在中国你们有哪些商机?中国和美国市场有哪些差异?

张博:滴滴创立于2012年6月份,我们开始做的是小而美,我们发现乘客经常打不到车,即使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车也很容易被拒载,特别是北京空气污染很严重,乘客登车的时候已经吸入了很多雾霾,司机最需要的信息是附近有哪些打车的乘客?他现在能获取信息的方式是开着车扫马路,然后找哪些有打车的乘客。打车软件出现之前,一个出租车司机用在找乘客的时间和油的成本是30%到40%。

滴滴到2012年年中的时候我们想做的事情是,希望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手段优化这种信息流动不顺畅的问题,传统的乘客打车是下楼必须伸手招手,司机用眼睛扫描马路获取信息,我们希望把这个方式换到互联网,乘客不用下楼走到路边,在房间里就可以把他出行的信息发出去,这个信息1秒之内可以发送若干公里的司机,司机只要打开智能手机就可以零成本获取周边打车乘客的信息。这是我们接近三年以前想的事情。

滴滴发展的过程,我们一开始是在北京去验证这个模式,大概在2012年下半年在北京验证这个模式,2013年年初的时候在北京验证成功,开始在全国复制,一个月内开了四个城市,然后一路高歌猛进。去年8月份的时候滴滴推出了第二个产品滴滴专车,相信很多人在用了。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产品呢?是因为出租车是一个被管制的行业,出租车的数量是无法满足所有人出行的需求的。在北京有6.7万辆出租车,但是有2000多万的人口,是不足以满足所有人出行的需求的。

后来我找一个经济学家了解到,人们的出行是有一个涨落的原理,早高峰很多人出行,平峰期没有很多人出行,如果我们以高峰期的需求储备运力,会有大量出租车司机在平峰期拉不到活。高峰期怎么解决?在滴滴出现之前很多乘客被迫打了黑车,黑车第一价格不标准,乘客需要每一次在上车之前跟司机讨论到底多少钱。我经常看到新闻有很多外地乘客来北京,在北京西站一个起步价的活宰100块钱是常事。

第二个,车本身有很多安全隐患,很多黑车都是10万以下的,甚至是一个小面包,完全没有任何安全准入和审核,车的安全性是有问题的。

第三个司机的服务完全没有人考量,车上抽烟、随意打电话、不经乘客允许随意拼车,这是常见的事情。我每一次座黑车都是这样。

莫博士:这些我们都经常听说。

张博:就是这样一个非常痛苦的体验,每天有非常多的乘客采用这样的方式出行,令他们的出行更痛。比如他上班打不到车,必须被迫选择一个价格谈半天比出租车还贵,车很差的黑车。

Dawn Chmielewski:但是你们也有竞争对手。

张博:我们一直有竞争对手,在中国互联网创业没有竞争是不可能的。

Dawn Chmielewski:滴滴和快的合并能不能介绍一下?两位都可以谈。过去你关注的是电子商务,后来发现了什么机会?从而决定了把这两个竞争对手合并起来了?

朱啸虎:这主要是考虑到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过去几年发展非常快,我们业务重点也做了一些调整。我们一直都再灌注这些传统的较运输领域,后来觉得时机非常合适,可以合并起来。刚才说了运力的缺口、瓶颈问题,之前肯定Uber在美国非常成功了,看一下Uber在中国行不行得通?Uber在美国已经很受欢迎了,但是在中国这块本身历史非常短,大家还是使用传统的出租车的服务。

莫博士:在美国Uber出现之前大家都是靠出租车出行的。大家都说了,座出租车都有自己的动机的,座黑车有很多问题,我们必须要尽可能的选择合法的出租车。

朱啸虎:我们希望出租车有标准化的服务,在中国互联网的空间意味着如果你有足够多的用户群的话你就可以选择更多的交通资源。所以我们两年前做对滴滴做了投资。

Dawn Chmielewski:想问一下滴滴面临这么多的竞争对手,大家看到商机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滴滴能够脱颖而出,为什么其他竞争对手没有成功?滴滴是怎么生出的?

张博:滴滴的成功最重要的是团队,我们做的事情是一个O2O的事情。滴滴2012年下半年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在北京有一些竞争对手,手上的资本是我们的十倍甚至二十倍,我们在北京正面PK掉了竞争对手。这里面有一些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们的ONLINE这部分,我们的产品更符合用户的需求。

我们对司机判断是司机开车的时候他的眼睛和手是非常忙碌的,我们希望所有的订单信息是通过耳朵这个通道传递到司机的大脑里面。所以我们所有的订单信息都是有语音播报的,司机不需要通过眼睛和手就可以完成信息的接受,我们的竞品在若干个月以后才有这样的服务。

我们在乘客端,一开始我们找乘客收3块钱,为什么会找乘客收3块钱?是因为过去十年,北京有一个电话叫车平台,乘客打电话叫车是需要付3块钱的。这个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并且用户已经接受了。所以我们一开始认为这个商业模式是可以通的,但是我们在上线第20天就去掉了。因为我们的用户叫车的成功率只有30%他还要为此付3块钱,导致乘客进入速度比较慢。所以我们承诺司机做了很多关键决策和用户体验更好,这是线上部分。

我们的线下团队有非常强的执行力,他们在2012年一个冬天拉到了几万的司机。他们是换人不全岗这个岗位从来不休息,24小时的运作,很多兄弟都非常拼命。这是滴滴的发展历史。

朱啸虎:而且北京天气很冷,他们需要在那么冷的天气情况下跟司机打交道,一个一个的说服他们,这是线下的这部分。所以他们的执行能力真的是很强。

Dawn Chmielewski:在这个市场上,你也是融到了数亿美金支撑自己的增长,也得到了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支持。怎么促成两个成熟的公司合并在一起的?

朱啸虎:这是去年年底的事情,我们是希望在市场上占领更好的位置,当时筹到了很多钱,有7亿多美元的融资。现在有很人多对我们非常感兴趣,快的那边是马云先生,当时他是中国首富,他有一个很大的融资的投入。我们也很清楚,这样竞争也不是可持续的事情,所以我们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Dawn Chmielewski:所以这就带来了一个逻辑化的结果。你们两家公司都能找到资本“互相撕杀”,随后又选择合作,为什么会促成这样的一个模式的改变呢?现在你们改变自己的盈利模式,实现了市场的主导吗?

张博:简单说一下为什么合并了,大家知道我们和快的竞争非常惨烈,去年双方各投入了几十个亿在出租车的战场上。后来发现我们砸进去了很多钱,但是我们对于市场用户的影响是有负面效果的。比如我们的司机,开始有一点被宠坏了,本来原来产品的本质是帮助他降低空驶,后来有一些司机只抢有补贴的订单,他的心态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做乘客端产品的初衷是帮助乘客打不到车的时候打到车,后来乘客关注点变到了哪边补贴更大。这违背了商业的本质,因为补贴是公司贴钱买用户体验。

所以我们希望能够终止掉这种恶性竞争,能够一起“重建家园”,所以合并了,也有很多商业模式出现了,我们研究了广告模式,每天有很多乘客在滴滴上面出行,非常了解他现在的位置。

莫博士:你们的广告策略现在有些什么样的不同?你们现在说你们在商业广告上用了跟以前不同的策略?

张博:之前我们唯一目标就是竞争,干掉对方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合并以后,竞争的主题会发生变化,我们开始“重建家园”,我们希望把出租车市场里面一些顽疾解决掉。比如信用,我们在之前乘客爽约或者司机爽约不会强制他使用,因为担心规模。现在我们有能力做这种比较强的管控措施,我们希望市场更加规范,同时也会在这里面尝试一些盈利模式。

莫博士:现在意味着你可以对整个环境有一个控制?对司机和程度?

朱啸虎:现在我们不能说对整个环境控制,但是我们现在也成立了一个团队来思考一下我们可以做一些什么更多的事情。

莫博士:意思是不是现在你们没有什么竞争了?

朱啸虎:当然有竞争,还有其他的出租车公司呢。

Dawn Chmielewski:我觉得世界上其它的地方,比如Uber这家公司对市场和用户是有一个控制的。而且他们现在得到了百度的投资,现在整个市场也形成了相当的规模,你们怎么看待来自于Uber这样公司的压力?

朱啸虎:这样的竞争是很普遍的现象。在两天之前,中国的交通部部长杨传堂就谈到过打车软件的问题,他提到了相关的安全问题也提到了我们怎么样通过软件和追踪汽车和司机的行为。

莫博士:Uber做不到吗?

朱啸虎:Uber应该还算是早期,不是那么完备。

Dawn Chmielewski:你为什么会认为Uber会面临中国官方监管的挑战呢?那就意味着中国政府在保护本地产业吗?

朱啸虎:我不这么认为,环境对大家都是公平的,Uber在世界上和中国都有它的存在空间。但是我们也是在跟Uber竞争,包括在台湾地区等等,我们其实是胜过了Uber的。

Dawn Chmielewski:所以你不认为Uber这样的公司是构成一个挑战吗?

朱啸虎:我们现在对很多司机也有一些要求,如果你是新来的司机想加入的话,我们有三年驾驶经验的限制,你最好要服务过这个行业等等。

莫博士:他们是不是一定要遵守这些你们设定的规定呢?

朱啸虎:在未来我们可以通过滴滴创造的生态,对整个市场形成一定的管理。

莫博士:的确这些APP帮助大家更有效的出行,包括司机减少空驶,帮助乘客出行。但是现在北京依旧有2000多万乘客,只有几万辆出租车,这个过程中,对Uber来说也是有很大的市场潜力空间的,即便你们有了非常好的这样一个系统。

朱啸虎:你提的问题很好,我们在去年开启了专车服务,这也是我们想填补市场的空白。

莫博士:你们现在已经停止相互竞争了,滴滴和快的合并在一起,但是故事还没有结束。还有新的竞争对手进来,比如Uber。

朱啸虎:我知道您的意思,Uber还只是一个刚来的竞争对手,我们现在已经积累了很大的优势,我们更了解中国的市场情况,我们提供的也是最好的服务。我们在这儿不断的控制市场环境,我们不希望新的司机不断的涌入来压低市场的价格。

莫博士:你们怎么样通过这样的软件,发展自己的同时也帮助和拯救传统的正规的出租车行业?尤其是在北京这样的地方?在纽约的出租业,在巴黎的出租业,在伦敦的出租业和全世界各地的出租业现在都感到Uber这样的打车软件带来的挑战,他们不支持Uber这样的软件,他们很多司机也不会用这样的一些软件。他们都是传统的出租车公司,都是传统的产业。

现在还有很多乘客也是这样的,他们更愿意站在人行道上挥手招车,你们在中国出租车的经验,有没有什么经验带到其他国家?

张博:我感觉出租车行业改良必须到了要改的时候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里有很多“疾病”,比较明显的是,出租车是非市场化的,出租车的供给是被卡死的。不管市场供给小于需求,还是供给大于需求,它的供给是靠死的,这是一个非市场化的问题,它的价格是被卡死的,不管这个区域是供不应求还是怎么样。

比如同要早高峰CBD和北六环供给不一样,价格应该灵活调整,但是现在价格是卡死的。

另外还有很多顽疾,比如做的好的出租车司机和做的不好的价格一样,做的好的和不好的出租车公司也一样。所以出租车行业整体改良要推进市场化。我们希望能够跟政府合作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让出租车市场里面让司机能够获得更好的收入,提供更好的服务的司机获得更好的收入,出租车公司也能分得更好的利益,乘客能够打到车,享受更好的服务。

莫博士:明白您的意思,您说的非常正确,在很多国家和地方也有这个问题,出租车的供给是很有限的,而且很昂贵。比如纽约打车特别贵,因为出租车的数量很少,相对于总人口来说。洛杉矶也是这样,华盛顿恐怕也需要这样的改善。

我的问题是,你们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好的APP,这么好的理念和商业化的模式。面对这种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你们是否想过把你们在中国滴滴这样的模式卖到外国去?

朱啸虎:首先我们还是专注于中国本土市场,因为中国对于滴滴和快的来说足够大了。

而且我们的投资方阿里也有一些其他的车辆应用投资在了南亚等等,所以我们过去会形成竞争,所以我们暂时不会过去。

Dawn Chmielewski:出租行业在很多城市像旧金山纽约,他们有的时候通过新的软件会跟私家车形成竞争,怎么样才能创造出一个更为舒适的行业?无论是对出租车行业还是对私家车专车行业你们有什么比较好的经验?

张博:我们现在已经在做了,现在在出租车司机这边建立了一个虚拟货币体系,叫滴米,可以用来获得高价格的订单,比如去机场的订单,我们会有一个竞拍,手上如果有更多的滴米可以优先获得定单,获得这个滴米就需要给乘客提供更好的服务。比如司机把车内的卫生搞的更干净,在乘客上车以后跟乘客说您好,我们正在推进这样的工作,我们希望这样的工作能引入市场化机制,让提供好的服务的司机获得更好的收入。

观众提问环节:

问:我是一个音乐教育初创的创始人,想问问张先生,也想问问莫博士一个问题,滴滴和快的最终目标是什么?你们的企业将会全面或者是大部分取代传统的出租公司吗?会取代他们的存在吗?

张博:我们最终目标不是取代出租车,我们希望跟政府一起去改良出租车行业的一些疾病让出租车行业发展的更好。

问:请问你们终极的目标是什么?

张博:滴滴的梦想是科技改变出行,在我眼里大部分人出行很痛苦。人们出行第一站选择交通工具,首先选择自己开车还是公共交通工具,如果选择自己开车要忍受停车和堵车的困难,公共交通工具可能享受不了很好的服务,要等待。滴滴就是做的你挪地方从A到B不需要很多麻烦,马上有一辆车很好的服务带着你到达目的地。

问:还有一个问题问莫博士,我记得您曾经跟乔布斯开会谈过,当时你们提到了平板电脑会取代传统的PC,想请问您现在的观点是怎么样的

莫博士:当时乔布斯不只说了平板电脑,还包括智能手机和其他的一些电子设备都在内。他想说的意思就是,在汽车早期的时候他们做了很多汽车,也卖给农民。随着制造了适合普通大众用的车,随后造了卡车,后来路上即有小轿车也有卡车。因为卡车当时还有用,所以我觉得在以后大家还会用个人电脑,用PC,因为它还是有自己的作用的。有的时候它有一些功能也不是平板所能替代的。以后智能手机会成为大家主要的接入互联网的设备。

微软现在的CEO也跟乔布斯谈过,当时鲍尔默和乔布斯都在会场上,我问了他们这个问题。因为当时微软正在做一个事情,想把PC和平板电脑合在一起,乔布斯首先说的是很对的,现在大家在手机上和平板上做的事越来越多,但是大家并没有完全抛弃PC,还有很多工作是在PC上完成的。大家每天日常工作也是需要PC才能完成的。

所以,当乔布斯在世的时候,他也提出了很多这样的一些挑战性的观点。

Dawn Chmielewski: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问:您好,我是财经网科技记者,有一个问题问莫博士,在我们对小米的印象中,和对未来发展中,小米为什么在美国和欧洲没有卖他们的手机?是不是有知识产权的问题?

莫博士:我不太知道小米是不是在欧美有知识产权的问题很多媒体可能都面临只是产前的问题,大家有产权和著作权等等这样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不光是小米才有的。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一些监管的问题存在。

刚才林斌先生也许没有给我们提到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如果有这个问题的话他到美国卖产品的话会受到惩罚,这方面我不太了解,所以不能给出您答案。

问:我是一个个人专利发明人,刚才本来想问林斌林总的,小米的短板是专利问题,今后他们怎么在专利上面超越或者赶上苹果、三星这样的公司?

莫博士:我自己不是专利方面的律师,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记者,我想要做的第一件事,不管是小米还是滴滴什么公司,第一件事就是要做出优质的产品,而且价格符合人们的需求。

这方面他们这两家公司都取得了很多进步,这是要做的第一步。不管是科技公司也好,出租车公司也好,这一点首先要做到。换了我的话我会先关注这一点,至于专利,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而且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大家知道在美国有很多跟专利相关的法律诉讼,其他的国家在三星和苹果之间的专利官司也不少。苹果在加州有一个W最大的专利诉讼案。

当然知识产权非常重要,如果有了专利就应该是从专利中获利,但是在我看来产品设计好了更重要,两者都不能忽视,至于小米专利情况怎么样,我并不知情。

至少我知道Re/code是没有自己的移动手机专利的。

非常感谢二位嘉宾,也祝贺你们那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