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虽然Secret并不是第一个做匿名社交的,但有一点无法忽视--是它的兴起彻底引爆了市场。在Secret之后,不仅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都冒出了“学徒”,并且,匿名社交开始作为一个细分行业引发广泛探讨。而现在,这款红极一时的应用几乎快要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

来源自威锋网

虽然Secret并不是第一个做匿名社交的,但有一点无法忽视--是它的兴起彻底引爆了市场。在Secret之后,不仅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都冒出了“学徒”,并且,匿名社交开始作为一个细分行业引发广泛探讨。

而现在,这款红极一时的应用几乎快要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

就在Secret即将关闭的传闻愈演愈烈之时,公司创始人兼CEO David Byttow最近对外澄清,暂时没有计划关闭Secret,不过,David表示,团队正在研究新的产品。可以看出,Secret的确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和巅峰时期霸占美国区App Store 榜首位置的盛况相比,目前,Secret的下载量十分惨淡,甚至已经不再被App Annie 列入追踪范围,因为这家全球知名的移动应用分析商不统计1500名以外的应用。而最后一次能在App Annie上看见Secret的踪影还得追溯到去年9月13号,当时,它的总榜排名是1401名。

同时,Secret也伴随着核心管理层的不断变动。

去年5月,Secret从社交问答网站Formspring挖来了媒体关系部门的主管Sarahjane Sacchetti,聘请她来帮助该公司处理最为棘手的公共关系问题。但加盟Secret仅4个月,Sarahjane便悄然离去。她曾经表示,原以为自己会在这家公司待很久,结果发现在文化上并不契合,因此选择离开。

今年1月,联合创始人Chrys Bader-Wechseler也宣布辞职。Chrys在Secret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2013年10月开始开发这款产品时,公司一共只有两个人,除了负责技术架构的David,另一个人就是Chrys。作为Google+、Photovine以及Youtube的前产品经理,Chrys经验丰富,全程参与了Secret的视觉和界面交互的工作。

随着Secret进行改版,Chrys认为Secret的风格越来越接近其竞争对手Yik Yak。他在博客中写道:“事情变得很明显,Secret将行进的方向很少涉及我喜爱的那种创造和设计,因此是我该辞职的时候了,好让这个团队做他们最擅长的。”对产品方向的分歧,成为了Chrys离开的直接导火索。

而在一年前,事情完全是另一幅景象。

在2014年1月刚刚上线之时,Secret一度是硅谷最炙手可热的一款应用。由于它的种子用户以工程师居多,因此在科技公司中非常受欢迎。曾有人在Secret爆料Evernote要被收购,这个帖子引发了轩然大波,后来,Evernote的CEO Phil Libin不得不亲自在twitter上辟谣。还有人在Secret上大骂Path CEO Dave Morin是个混蛋,公司离倒闭不远了,并说:“我在Path工作,我们过的太惨了,Dave对成功人士向来看不起,还觉得自己是乔布斯。我很快就要辞职了。”

硅谷甚至流传过一个笑话,说Secret断线几小时,工程师们都回去上班了。足够看出Secret当时有多火。

匿名社交“鼻祖”Secret在没落 无秘还好吗?-翼动网

但麻烦也接踵而至,因为平台上充斥着诽谤、骚扰、隐私问题,Secret饱受批评。去年8月,巴西的民事法庭要求苹果、微软和谷歌在各自的应用商店下架包括Secret在内的一系列匿名社交应用。当地认为,匿名社交应用助长了“网络暴力”。

迫于压力,在同一个月,Secret改变了内容管理方式,并制定了新的内容限制,例如帖子不允许命名、阻止人们从相册中选取照片发布等。当不良言论的数量下降之后,这款应用悲剧地发现,它在应用商店中的排名也开始一路狂跌。

过去一年,Secret从一夜爆红到走向沉寂,像过车山一样经历了大起大落。事实证明,它并没有成为匿名社交领域最后的赢家。那么,它在中国的“学徒”无秘又怎么样呢?

不论是产品定位还是发展经历,这两款产品都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去年4月上线App Store的第一天,无秘就登上了社交免费榜第1名。虽然它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具体的用户数和融资情况,但有分析公司的数据显示,到去年9月底,无秘在九大移动应用分发平台上的累计下载量已超过1600万,在国内匿名社交应用占据了近9成的市场份额。

和Secret一样,因为匿名的属性,无秘也一直存在人身攻击、暴力色情、谣言及虚假信息等不良内容。去年5月,它曾经突然被苹果下架,当时就有传是因为涉嫌传播色情话题和虚假信息而遭遇雪藏。

在早期较少过滤不良内容的时候,用户下载量呈现爆发式的增长,随着开始清理内容,用户活跃度下降,这是Secret的切身体会。至于会不会走上Secret的老路,无秘的创始人林承仁最近表示,他并不认为匿名社交在没落,“只是说它在当时火得太快。当产品不断升温到某一个点时,肯定是会降温的,这是一个通用的原则”。

毋庸置疑的是,当腾讯在熟人社交领域一家称大的时候,无秘已经在国内的匿名社交市场杀出了一条“血路”。但是别忘了,最终决定它能够走多远的,还是公司会在多大程度上控制用户内容。

这一点,已经倒下的匿名社交网站PostSecret已经验证。这家公司的创始人Frank Warren曾说:“99%的秘密都是好的,但不幸的是剩下的1%的不良秘密最终压垮了我们。”